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之窗>> 图书推荐 >> 详细内容

马克思与燕妮

2019-01-17 11:01:12

来源:党建网 作者:
0 0

 

书名:马克思与燕妮

作者:石仲泉  

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11

书号:ISBN 978-7-5548-2346-0

内容简介

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是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创始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缔造者和国际共产主义的开创者,是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伟大光辉的一生,有许多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本书通过这些细节还原了一个活生生的马克思,让读者走近伟人的平凡生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但马克思主义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等是一脉相承的,它核心层面的观念、信条、准则是不会过时的。

 

作者简介

石仲泉,湖北红安人,中共党史学家,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主任。他长期在中央机关从事理论和党史研究,曾参与《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起草组等工作;直接主持编修《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主持编修《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八年。个人主要专著有:《我观毛泽东》《我观周恩来》《我观邓小平》《我观党史》(多卷本)以及《长征行》(增订本)和《红军长征热点面对面》《党的建设理论热点今日谈》等。有多本著作多篇论文获国家级图书奖和优秀论文奖。

 

家庭与童年

燕妮的心

马克思在大学

博士论文

《莱茵报》主编的婚礼

流亡巴黎

在布鲁塞尔

《新莱茵报》

亡命伦敦

科伦共产党人案件

贫病交困的日子

接踵而至小天使之死

爱情的倾诉

压在贫困底下的笑声

《福格特先生》

友谊需要谅解

同拉萨尔决裂

《资本论》的秘史

劳拉和拉法格

恩格斯迁居伦敦

巴黎公社前后

才女小燕妮

白发斑斑的老兵

伟大女性的长逝

忠诚的琳蘅

爱琳娜——英国工人阶级之女

人类失去了当代最重要的一个头脑

后记

 

部分内容

家庭与童年

在德国西部边境的莱茵省,有一座古老的小城。林木茂密的群山将它环抱,碧绿的摩塞尔河穿山越谷来将它陪伴。这里遍地都是葡萄园,花香馥郁袭人。往西,与卢森堡大公国a紧相毗连;往南,与法兰西共和国遥呼相望。这个山川秀丽的葡萄之乡,就是马克思的诞生地和燕妮的生长地——特里尔。

特里尔当时有一万二千人口,是摩塞尔区的行政首府,以悠久的历史文明为荣耀。相传,它建成于古罗马帝国时代,比罗马城还早一千三百年。矗立在城中的宏伟的涅格拉门,像摩塞尔古桥一样,是两千年前的文化遗迹。由于城内的教堂、小礼拜堂、修道院、修士会、神学院、骑士团体和教友组织的建筑物鳞次栉比,人们誉称它为“德国罗马”。中古时代以来, 它一直是大主教教廷和选帝侯区侯府的所在地。

但是,**的中世纪并没有让特里尔窒息。18世纪末,德国的伟大诗人歌德以魏玛公国b部长身份的驾临,为它增添了光辉。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的爆发,使它呼吸到了新鲜空气。1789年秋天,这里发生了农民暴动。1794年法国革命军开进莱茵地区,特里尔也从封建的桎梏中获得了解放,在此后并入法国的二十年间,废除了农奴制,取消了封建特权,颁布了《拿破仑法典》,实施了资产阶级的民主权利,使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开始萌发。在归回德国之后,它成了普鲁士最先进的地区之一。

马克思家的父系是犹太血统,很早就定居在特里尔。马克思的祖父是该城研究犹太教律的学者和法学家。马克思的父亲亨利希·马克思是这里的著名律师,后来任律师公会主席。他学识渊博,思想倾向进步。《马赛曲》是他爱唱的歌曲,18 世纪启蒙思想家的著作是他爱读的作品。据他的小孙女爱琳娜回忆:“摩尔(卡尔·马克思)的父亲是道地的18世纪的法国人,能够背诵伏尔泰和卢梭的作品。”这对儿子的前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克思的母亲罕丽达,是个信奉犹太教的荷兰女子,受过相当的教育,擅长操持家务,以能做一个贤妻良母为满足。他们一家孩子虽然很多,生活却还宽裕、和睦。1818 55日来到人世的卡尔·马克思是父母的第三个孩子。比他大两岁的姐姐索菲娅跟他最亲密。他的哥哥在他出生后不久夭折。他的弟妹们年幼体弱。他体格健壮,活泼调皮,作为家中的长子,成了双亲的宠儿。父亲为儿子罕见的天赋感到高兴。母亲事事依顺着儿子,把在上层社会飞黄腾达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燕妮并非出生在特里尔,却比马克思早两年就生活在特里尔的土地上。燕妮于1814212日诞生在易北省的萨尔茨维德尔。她的父亲路德维希·冯·威斯特华伦当时任该州的州长, 两年后被调到新近从法国收复回来的特里尔,担任普鲁士政府的枢密顾问官。燕妮随父亲来这里开始了她的童年生活。

燕妮的家族是普鲁士的名门显贵。祖父担任过高级军职, 以卓著的军功封为贵族。父亲世袭男爵,身居高位。母亲也是名门望族家庭出身。燕妮的父亲在特里尔富有的葡萄园种植主、官僚、军官和士绅中间,很有声望。他的家是一幢漂亮的二层楼房,大厅宽敞,装饰得富丽堂皇,城里有地位的人物常来这里聚会。亨利希·马克思也是其中的一员,而且是燕妮的父亲引为知己的朋友。燕妮的父亲虽然出身高贵,但主张开明政治,是一位有高深素养和富于自由思想的人。来他家里聊天、看报、饮酒、玩牌、喝咖啡的,包括各色各样的人物。

燕妮的家和马克思的家相距不远。两家父辈的友谊,使两家的孩子们也非常要好。燕妮同马克思的姐姐索菲娅亲密无间,燕妮的弟弟埃德加尔同马克思是同班同学。索菲娅常带着马克思来燕妮家玩耍。她家爬满葡萄藤蔓的美丽的后花园是孩子们嬉戏的场所。马克思在家里是个淘气鬼,对他的姐妹们来说简直是个“小暴君”。一会儿,他把她们当作他役使的马, 快步从小山上往下驱赶;一会儿,又强迫她们吞吃他用脏手搓捏的“点心”——脏面团。但是,在燕妮家的花园里,他却不搞这些恶作剧。在他的心目中,燕妮是大姐姐,在她面前不得有无礼的举动,做游戏也要听从燕妮的指挥。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两个出身不同的孩子日益亲近起来。

马克思是燕妮家的小常客。燕妮的父亲老威斯特华伦非常喜欢这个皮肤黝黑、目光炯炯、机灵好动、聪明过人的孩子。他有丰富的藏书,酷爱文学,熟悉希腊的诗歌和哲学,能成段成段地背诵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和莎士比亚的许多剧本。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候,老人爱和孩子们作漫长的散步;深冬的傍晚,老人爱在舒适的客厅里稍事静息。每当这些时候,孩子们往往争先恐后地请求老人打开话匣子,带他们到文学世界中去遨游。参加听讲或者来听朗诵的,除燕妮和埃德加尔姐弟外,也少不了卡尔·马克思。孩子们对那些离奇古怪的神话故事任何时候都感到津津有味,对各种历经艰险、战胜邪恶妖怪的英雄人物总是入迷神往。燕妮正是从她父亲这里开始认识了不朽的艺术形象: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奥赛罗与苔丝德蒙娜、李尔王和理查三世,使她热爱莎士比亚戏剧的癖好终身不减。马克思在他未来岳父的家里所得到的精神食粮,远比在他家里和学校里所得到的要丰富得多。他后来对古希腊艺术的高度评价和对那给人间带来光明之火的英雄普罗米修斯的无比崇拜,难道不正是在童年的心灵里播下的种子所开的花吗?

童年,无论对马克思还是燕妮,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们所受的家庭教育是上等的,他们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他们两小无猜,还没想到要去思考未来。谁能料到,即将出现的命运,会将这两个天赋很高的孩子结合在一起,而且艰难的人生路程正在等待着他们呢!

来原:党建网http://dangjian.com/ds/jtrds/tsxx/sp/201901/t20190117_4976493.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编辑: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