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戏赠希古

张耒.宋

去年挥汗对淮流,寒暑那知复一周。

土润何妨兼伏暑,火流行看放清秋。

鬓须总白难相笑,观庙俱闲好并游。

只怕樽前夸酒量,一挥百盏不言休。

 

        大暑,是传统的二十四节气之一,约在每年7月22日至24日间。正值“中伏”前后,天气酷热,旱涝灾害频发。

 

 

 

张耒

 

        他是苏门四学士之一,颇能写诗,感物咏怀之作较多,诗风平易自然。这首乃其晚年居于陈州时所作。首两句“去年挥汗对淮流,寒暑哪知复一周”,说的是诗人自己的经历,他在崇宁五年离开黄州赴淮阴,于大观二年暮春留于陈州。而“土润何妨兼伏暑,火流行看放清秋”两句,讲的是大暑的物候,古人将大暑分为三候“一候腐草为萤;二候土润溽暑;三候大雨时行”,陆生萤火虫产卵于枯草上,在这个时节变为成虫飞出,古人观察到这个现象,误以为萤火虫是杂草腐败化生而成。“溽”指潮湿,土润溽暑即土地里的湿气蒸腾,加之酷热,令人难耐。如现今所谓的“桑拿天”。大雨又时常出现,它使得暑气减弱,逐步向秋季过度。“火流行看放清秋”化用《诗经·国风·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这里的“火”不是比喻酷热的天气,而是一颗星的名字,即天蝎座α星,其色火红,古代天文学家称为“大火”星,又名心宿二。当它渐渐向西移动,下坠时,天气就开始转凉,逐步入秋。这两句,诗人亦有用天时比喻人事的意思,意指政敌虽然逼迫再三,将自己屡加贬抑,但苦难终会过去,正如酷暑之后便是清秋。所以他宽慰难友常安民,虽然彼此年纪老迈,须发已白。但俱是闲身,正好郊游。况且酒量可能随年龄增长,一饮百杯也说不定。这充分反映了诗人乐观豁达的胸怀。

 

 

        古代没有空调,何以消暑?古人各有奇招。白居易“等风来”:“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销夏》),还有凉席:“朝景枕簟清,乘凉一觉睡”,(《夏日闲放》)。元结爱好运动,登高纳凉:“时节方大暑,试来登殊亭。凭轩未及息,忽若秋气生。”(《登殊亭作》)曾说,用冷水泡了西瓜脆李,吃冻水果,也是乐事,“经书聊枕籍,瓜李漫浮沉。”(《大暑》)再有就是直接浇冷水,司马光小时据说砸过缸,这方面比较有经验:“月下濯寒水,风前梳白头。”(《六月十八日夜大暑》)当然,如果有那个经济实力,可以将库存的冰块搬出来,用扇子扇开冰块,就有“冷气”以解热,方回便写到“又应当闵雨,谁识始藏冰。”(乙未六月大暑),这或许是古代最高级的防暑降温措施了吧。

 

 

小编祝福

幽默如茶清香远,开心似酒爱缠绵,

关心如露情意爽,牵挂之雨滋润田,

祝福小小表心愿,送你大暑好运伴,

祈祷幸福把你缠,吉祥如意来会面。

 

 

(排版、校对:琪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