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作家韩寒说过,“中国学生撒谎,都是从写作文开始的。”虽然言辞极端,但也不无道理。新《语文课程标准》明确规定:“写作要感情真挚,力求表达自己对自然、社会、人生的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但是现实却是,学生写作文时套话、大话满天飞。有的语文老师甚至规定学生背诵一些经典范文,让学生在考场上生搬硬套。2010年高考全国卷“参考答案与评分参考”也特别规定:“与材料内容及含义范围沾边的套作,在第三等级以下评分(“发展等级”不给分)。”内容及表达第三等级以上,上限是20分,即套作的文章最高分只能给20分。这样的规定不只是针对全国卷,也不只是针对今年的作文评分,而是近年高考作文的必然趋势,在这种高调呼唤个性化作文——“绿色作文”、“真作文”的大好形势下,我们更愿意倡导一种健康的作文风气,让“言为心声”,让写作文不再是学生的煎熬,而是心灵之泉的自然流淌。

 

 从教十余年,教过的学生无数,在写作方面,有才情的学生也略有几个。他们无一不是喜爱阅读的“书虫”;相反,更大量的学生则是写作感情平乏、干瘪,缺乏对生活真切的认知,只会人云亦云,生搬硬套,这类学生一定是几乎不碰课外书籍的,碰到的也顶多是比较低俗的漫画之类的读物。其实这也是绝大部分老师的一个共识。可见,写作基于阅读,阅读才是最重要的,也是绝对不可或缺的。没有谁生来就会写作,有哪个作家不是饱览诗书、满腹经纶的爱书之人呢?

 

 但是在整个急功近利的社会背景下,老师、学生都渴望使用一些便捷的手段,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可是写作是一种开放性、千变万化的活动,外部知识转化为自己的能力,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老师讲得再天花乱坠,如果没有学生大量的阅读做铺垫,这些技巧就永远只能成为概念。尤其是要写出真情实感的作文,就更加不能靠走捷径了,因为人的情感本来就是不可批量生产的。

 

       阅读不仅可以增长见闻、培养语感,更重要的是,它是学生参与生活、与更多更伟大的人做情感交流的最好途径,所以它可以滋养心灵、启悟心智、涵养人格。这是不能靠做题训练出来的、不能靠技能培养出来的。写作亦如此,它是个长期修炼的过程,采用一些蝇营狗苟的技巧,利用几天的功夫,绝不可能教会孩子写出真情实感的好文章。“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说什么样的话,你有怎样的思想意识,就会写出怎样的文字” 。 一个感情阅历肤浅、粗糙的人,也就只能写出平乏无味的文字。阅读的功能在与“熏陶”而不是“搬运”。眼前可能看不出什么,但只要他读的足够多,丰富底蕴迟早会在孩子身上显现出来。

 

 

然而现实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绝大部分老师为了短期成绩,都不得不采取题海战术,因为只要你稍有放松,你的排名就可能被别人挤占了,你的课业时间还会被其他科目无情抢夺;即使有几个老师有心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但往往会沮丧地发现,大部分学生在长期的应试教育下,早已经把对阅读的热情丧失殆尽。于是也有一些老师为了出成绩想出了一些“伪阅读”的高效阅读方式,让学生去记诵各种经典读物的概要,比如小说,要记诵的就包括故事情节、主要人物及性格特点、主题等,这样的方式据说是节能高效,但是这样的阅读除了能培养出一帮投机人才外,还能剩下些什么呢?在没有真情体验的伪阅读中,又怎么能指望培养出有真情实感的学生呢?

 

        有些教师也很现实地提出,为了作文多那么一点分,要耗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实在是得不偿失,不如多花些时间去钻研数理化、背多几个英语单词,这样还比较实在。表面上说的是很有道理,然而我们只是被一时的考试成绩所蒙蔽,因为阅读对人的熏陶是根本上的,一个人的理解能力、悟性,以至于情商、内在涵养这些内在的,对人的长远发展更有价值的东西,可能是我们一下子没有办法直接在考试分数中感受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就曾坦言,父亲从小对他进行的古典文学的熏陶对其日后的科学研究是有深远影响的。而且一个喜爱阅读的人,他会认为,读书其实根本就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享受。在紧张的考试压力下,如果能抽点时间来文学的殿堂里走走,那就犹如走进了心灵的后花园,那是最好的一种心灵散步。

  

        赵香甜,1998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广州市真光中学高级语文教师。有多次论文获奖以及在《语文月刊》等各级杂志发表。对作文教学尤其感兴趣而颇有心得。近几年,有参与两个作文课题的研究。

 

参考书目:尹建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作家出版社

(排版、校对:琪琪)